星期五, 6月 01, 2007

六月了

六月,總是一個令人傷感的月份。
那年我才十一歲,當年十多二十歲的年輕人為我們做的事,到現在還是深深的印在我的心中。回想自己十多二十歲的時候,會有勇氣做同樣的事嗎?

我永遠都記得,當日爸爸在深夜看電視直播,學校在早會告訴我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,之後爸爸帶我跟全香港的人上街。這些我都記得,為什麼會有人當什麼事也沒有發生過? 難道那些人,當年是不看新聞的嗎? 我同意要向前看,但過去做錯的事就可以當沒有發生嗎?

承認自己的錯誤,才可以為我們帶來更光明的未來。希望有生之年,可以看到這個日子。

1 則留言:

Alex Fung 說...

當年年紀還少, 加上對發生過的是不清不楚, 那一刻只懂得開玩笑的把“愛自由”唱成“愛豉油”。

隨着年齡大了, 也因一班人為平反那件事的堅持, 才開始認識那件事的嚴重性。

而那些只懂舐鞋底的政客, 也可笑得不看看現在的國家總書記當年做過甚麼。 他似乎不明白朝令夕改的中國政府, 或許過幾年, 或是十幾年會為這件事件“定性”, 或者, 這位政客知道自己那時已不在其位, 只想在現在舐盡油水罷了。